평가점수C

논문 : 황정견의 문학비평

저작시기 1988.01 |등록일 2003.07.10 | 최종수정일 2016.07.17 파일확장자어도비 PDF (pdf) | 18페이지 | 가격 5,300원
다운로드
장바구니관심자료
상세신규 배너

* 본 문서는 배포용으로 복사 및 편집이 불가합니다.

서지정보

발행기관 : 영남중국어문학회 수록지정보 : 중국어문학 / 15권
저자명 : 강태권(Tae Kwon Kang)

없음

영어 초록

黃庭堅(1045年∼1105年), 字魯直, 號山谷, 一號부翁, 江寧(今江西修水縣)人. 黃庭堅是北宋一位大詩人, 他不但自已的創作成積頗爲觀, 而對後輩的影嚮也極大, 終成江西詩派的首領, 宋史《文苑傳》謂庭堅 : 「與張뇌, 晁補之, 秦觀, 俱游蘇軾門, 天下稱爲四學士. 而庭堅於文章尨長於詩. 蜀·江西君子以庭堅配軾, 故稱蘇·黃.」 雖然 庭堅出於蘇軾之門, 但詩文創方面兩人的作法態度是分庭抗禮的. 卽元方回瀛奎律體曰 : 「曰·蘇黃名出同時…坡詩天才高妙, 谷誇學力精嚴 : 坡律寬而活, 谷律刻而切云.」 蓋蘇軾作詩的時候, 不講究格律, 不鍛鍊字句, 一任天才妙悟爲之 : 庭堅則專工鍛鍊, 講究詩法, 雖隻字年語不輕出. 因此二人作風也不同. 分析山谷的作品時候, 本人也注意到這個問題. 本稿中, 黃山谷的文學分爲二類 : 一類是, 文論, 령一類是詩論. 第二章 文論中 談到的是 「重根本」·「主法古」·「語約與辭順」等. 黃庭堅在文章方面的主要理論也和他的前輩歐陽修·蘇軾一樣, 注重文章的根本, 山谷云 : 「文章者, 道之器也.」, 又云 : 「文章功用不經世, 何異絲과綴靈珠」 就是强調 「道」的 價値和 「道」之功用. 他說的 「道」, 自讀書·修養中得來的. 「主法古」的 文學主張, 由來已久, 劉협 〈宗經〉·〈微聖〉編, 都是法古的具體理論. 山谷的法古觀主旨有二·一日求爲古人. 山谷云 : 「作文字須摹古人, 百工之技, 無有不法而成者也.」 由此者未, 法古是一條培成根本的康莊大道, 而且必須有所割捨, 才能上路. 他文章中說的 「방효其步驟, 乃有古風」, 「要於前輩中擅場」, 正是法古的過程和目標, 一曰法古生新, 這才是法古的最高境界, 他提到 「靈丹一粘, 點鐵成金」, 無非是推陳出所之意. 總觀山谷的法古說 取法乎上, 則欲企及眞古人 : 博取於古, 則貴在自出新意不爲古人之文所束縛. 這是山谷文論的精華所在. 령外談的是 「語約辭順」. 他的文章中常有到 「語約意深」, 「理得辭順」 二語. 「意深」, 「理得」 應屬於 「重根本」的範圍 : 而 「語約」, 「辭順」, 則是 修辭學的 問題. 表面上說, 一是 簡約, 簡潔 : 一是 順暢, 通順. 實則二者相輔而成, 不可偏取. 山谷作詩的時候, 有時不能免於好奇, 這多少也受東坡 「好奇務新, 乃詩之病」的影嚮, 但論文却在 「意深」, 「理得」的 主要原則下, 竭力反對務奇. 山谷的文論中最後提到的是 「正體」與 「變體」的 開題. 山谷旣講究法度, 自然注意體裁的合度與否. 所謂 「正體」·「變體」之說. 第三章 詩論分析中 先談的是 「奪胎換骨」與「點鐵成金」. 這就是山谷提出的 關於寫詩的藝術技巧. 山谷認爲人的才能有限, 不可能廣泛地反映外界事物, 因此只能追隨於有成就的作家之後, 근着我們向己被證明爲走得通得平坦大道上走去. 山谷爲了避熱, 避俗, 只好借助於古人. 他把古人的詩句編排起來變成自己的作品, 而是借用經精心選擇的一些典故, 以雄健的筆力把타們實串起來 鎔鑄成整體, 使詩顯得更精煉, 響策, 當然, 如果表達得比前人更準確, 更生動, 這些詩選是有一些價値的, 但畢竟這種方法, 難免有烈窮之嫌, 而且不能産生植根在現實生活中的新鮮作品, 開群新的道路. 山谷論詩文都重視法度, 而在論詩尤注意「句法」的討論. 宋詩本有散文化的傾向, 山谷也把韓愈寫文章的法度用於作詩中, 要求一篇上下都有餞索可尋, 每句每段, 都要安排得法, 使之曲折變化. 但山谷主張的 「佈置」竝不是강化的規格, 傳統方式的「起·承·轉·合」, 而是要 「奇正相生」, 寓有法於無法之中, 最後達道 「無意於文」的渾成之境. 詩文宜力朮工巧, 幾乎是歷代詩家文士的共同認識. 但到了宋代, 也許是有鑒於刻意朮工巧每流於華而不實, 也許是含有標奇立異的用意, 竟提倡 「寧拙母巧」說, 黃庭堅, 陳師道等江西派, 可謂開其先河. 其實, 他們主張的 「重拙輕巧」, 多少亦受理學家學風和詩風的影響. 由此 可以看出, 「寧拙母巧」的 령一義便是自然, 自得. 山谷云 : 「文章要直下道」又云 : 「淵明不煩繩削而自合」 都合於自然之意. 無意爲文而得之, 便是自得的妙諦. 「天然工妙」也好, 「猝然遇之」也好, 「出口成詩」也好, 莫不是自然, 平易說的呼應. 總之, 不有心 「作」詩, 不刻意求 「深」, 不强行架構, 便是黃庭堅與他的追隨者共倡的自然論. 總而言之, 山谷過於重視詩歌的技巧形式, 而忽視了文藝最本質的東西, 就是作品的思想內容, 所以無論他즘마力圖推陳出新, 煉字鍾句, 고십마「奪胎換骨」, 「點鐵成金」, 把別人常用的調語, 陳剛的調子都剝落乾淨. 但實際上只不過是用自已的新甁子裝了別人的陳酒, 商標換過了, 其實貨色還是一樣的. 這正是山谷詩文最大的毛病.

참고 자료

없음
  • 구매평가(1)
  • 구매문의(0)
      최근 구매한 회원 학교정보 보기
      1. 최근 2주간 다운받은 회원수와 학교정보이며
         구매한 본인의 구매정보도 함께 표시됩니다.
      2. 매시 정각마다 업데이트 됩니다. (02:00 ~ 21:00)
      3. 구매자의 학교정보가 없는 경우 기타로 표시됩니다.
      4. 지식포인트 보유 시 지식포인트가 차감되며
         미보유 시 아이디당 1일 3회만 제공됩니다.

      찾던 자료가 아닌가요?아래 자료들 중 찾던 자료가 있는지 확인해보세요

      더보기
      상세하단 배너
      우수 콘텐츠 서비스 품질인증 획득
      최근 본 자료더보기
      상세우측 배너
      상세우측 배너
      상세우측 배너
      논문 : 황정견의 문학비평
      페이지
      만족도 조사

      페이지 사용에 불편하신 점이 있으십니까?

      의견 보내기